Hi,are you ready?

准备好开始了吗?
那就与我们取得联系吧

HI, 您有一个思路希望我们给出意见或者您的产品目前正缺少一件合适的外衣, 也许您的全部产品形象已经完全不能那个跟这个时代了,您需要我们执行。 赶紧填写右边的表格,让我们了解您的项目需求,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我们将会尽快与你取得联系。 您当然也可以直接拨打我们的免费服务热线021-62088887,我们期待听到你的声音!

MICCO DESIGN 博猫娱乐官网包装产业链全线服务商

地 址:上海浦东新区东方路1363号8号楼8D

电 话:021-52341571

传 真:021-52341570

E-mail:

填写您的项目信息

经典叙事感人散文:卖西瓜

2020-01-25 10:38

上一篇:急求10篇名家的短篇散文                     下一篇:经典叙事作文

  在一个炎热的夏日里,太阳似乎要把地上的生灵烤干,你可以隐约从空气中看到水蒸汽被太阳掠夺着升天的场景。知了在树上绝望地叫喊着,有时不长眼撒尿喷在路人的脸上,路人生气,便起腿猛力一脚跺在树干子上,不忘骂一句“瞎眼的虫!”,树仿佛被电击了快速摇晃几下,它的树干上瞬间流出的汁液表明它是无辜的,知了吱的叫一声,离开了树枝子,在空中盘旋了几个圈,最终成为一个黑点消失了。

  爹把盛满西瓜的筐用尼龙袋子捂好了,一个个搬上了三轮车,再用西瓜秧子盖好了。爹叫着我的小名说:“柱娃,别舍不得花力气,河里不好走,老子在前面开车不好弄!听见了吗?怂蛋!”我点点头。

  爹把车的摇把抽出来,插在机器上,我赶忙趴下给扳住“减压”。爹把手中的烟掐了,双手握住了摇把,闷了闷气,上了上劲。

  爹嘴里发出“哎”的一声,把三轮车机器摇了起来,越摇越快,整个车都被摇动了,突然,他大吼一声:“好!”我一缩手松了减压,三轮车像是一只老牛,“突突突”地叫了起来。

  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漫不经心地说:“有啥哩!走吧!”他转身上步坐在车座上,挂上档,车吃力地叫着,烟囱冒出来的黑烟把河水都吹了一个漩涡。终于,三轮车在河里慢吞吞地摇晃着走了起来。

  我光着膀子,黑瘦黑瘦的身子像个泥鳅,我的背上被阳光晒得脱了一层皮。我穿着一个半裤衩子,脚上踏着一双塑料凉鞋。我跑在车的后面,和爹一起去卖西瓜。只要一有上坡,我就负责推车。

  河床很平,水很浅,河里并没有上坡,车却停住了,只是闷闷地冒烟,就是不走。爹大声喊我:“人呢?死了吗?快来推!”

  我气喘吁吁地赶上去,双手抓在车帮,拼命地推,我年少力小,能有多少力气啊,根本推不动。我双脚插进河里的烂泥里,身子倾斜成了30度,像是一根麦秸秆撑住了将倾的大厦。这是真正的螳臂当车。

  我跑到一边的路上,看到一个大爷挑着担子走在路上,我说:“大爷,帮帮忙去推车吧!卖西瓜哩!”大爷笑着说:“行,推车可得给我一个瓜吃喽!”

  我和大爷再次双脚插进河里的烂泥里,拼命地推车,车终于被我们的诚意和力量感动了,慢慢地向前走动。突然,我感到脚下一阵刺痛,一个尖锐的东西扎进了我的脚里,我咬紧牙关,直到把车推出了河。

  爹停车下来,抱了一个西瓜,递给大爷,笑着说:“吃吧,大哥,解解渴!小孩就是不行啊!多亏了你哩!”大爷很高兴地拿着西瓜走了。

  我蹲在地上,脱下凉鞋,我的脚被一块烂玻璃扎了一个口子,汩汩地冒血,我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爹过来,弓下腰伸手抓住我的脚看了看,没有说话,他转身从脚下的草丛里找了一棵荠菜,拿手揉碎了,荠菜流出了绿色的液体,爹把绿色的液体滴在我脚上的伤口上,我疼得歪嘴斜眼啊啊大叫,爹顺手把擦汗的手巾嗤啦撕了一条布带子,缠住了我的脚,说:“穿上鞋,上车吧!”

  我们开着车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一个叫“官庄”的村子,爹把车熄了火,说:“就是这里了!”我从车上跳下来,脚上不疼了。

  爹把杆子称拿出来,还有塑料袋子、西瓜刀都拿出来,我手里拿出扩音器,准备喊卖。

  老太太走上前,把西瓜秧子掀开了,一个个翠绿的西瓜安静地躺在车里,像是一只只可爱的小猪,每一个西瓜上还带着鲜嫩的三片叶子,叶子上沾着耀眼的露水,这是多么好的西瓜啊,这是我们一家人早上六点刚刚从地里摘的啊!

  爹笑着说:“大婶子啊,你看看咱这是什么西瓜,两毛钱一斤?我们一个西瓜现在长这么大得下多少工夫啊,现在光成本就两块钱了!”

  老太太用她枯树干一般的手指用力抓住一个西瓜的把子,扭来扭去,西瓜在车里滚来滚去,发出痛苦的声响,啪的一声,一个西瓜把子掉下来了。

  我生气地说:“你买不买?你不买就别给我们败坏,你把把子都拽下来了,谁还要啊?”

  老太太惊奇地看着我说:“嘿嘿,瞧瞧你这孩子!你怎么说话这么冲呢?吃枪药了吗?”

  爹说:“大婶子啊,我们这西瓜都是早晨刚从地里摘的,没有一个不熟的,没有一个不新鲜的,你要是不信,我给你割开看看,一伸刀子就炸,就这么脆这么新鲜!”

  老太太煞有介事地抱出一个西瓜来,递给爹,说:“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伸刀子不炸,我不要啊!”

  爹一手托着西瓜,一手拿着刀子,刀子尖刚碰到西瓜,还没有进去一指,西瓜真争气,“砰”地一声,炸了。

  爹托着西瓜说:“大婶子啊,你看看,皮薄肉嫩!是不是!”老太太高兴地点点头。

  这时,又围过来一些人,纷纷来买我们的西瓜,我和爹可忙坏了,有一个老头,一挪一挪地过来买了一个,五块二毛钱,他给我十块钱,我找了他五块钱,老头高兴地走了。

  这时,老太太回来了,她手里拿了六块钱,一张一块的,一张五块的,钱都烂的不成样子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我抢着说:“你没钱?你刚才把我们的西瓜都弄掉了把子还没让你赔钱哩?”爹瞪了我一眼。

  爹说:“大婶子啊,俺们起早贪黑地弄这点东西也不容易,你看看你穿得这么好,你要是说你没钱,我们就都去要饭得了,就是你手上这条拐棍,也得一千块钱吧!”

  老太太乐了,她掏出十块钱给我,我找给她钱。她提着瓜,还和我们要了两个塑料袋子,不给不行。

  这时,一个带着墨镜骑摩托车的年轻人到我们这边停下车,说:“给我来两个瓜!”

  卖到中午,我们的西瓜卖了一半,还有很多没有卖完,爹说:“走,去吃饭吧!”我们来到一个大超市,我拿出那一百块钱去买面包,买完了一边吃着一边回来,还给爹买了一盒烟,买了一袋子花生米。

  爹笑着说:“怎么样?不是假钱吧?”我嘴里一边嚼着面包一边说:“不是不是。”

  我们正在树下吃着,售货员出来了,指着我说:“哎哎,那个小孩,你怎么给我假钱啊?”

  我和爹急忙跑过去,售货员把那张崭新的,还沾着一个西瓜子的一百元钱放进验钞机里,验钞机滚轮快速转动,吱的一声,卡住了,里面柔美的女声说道:对不起,您的钞票是假钞!

  我和母亲立在院子里,爹蹲在门槛上抽着烟,一地的西瓜摆在地上。西瓜已经伤痕累累,仅存的几片叶子还在忠贞地守着它的果实舍不得离去。

  母亲叨叨地说:“西瓜没卖完,倒是卖回来一张假钱!卖了一天还不够赔本的!”爹还是在那里抽着烟,不说话。

  我伸手拽了拽母亲的衣襟,她猛地回头吼道:“拽什么拽?犯了错还不让说?”我吓得不敢说话。

  爹掐了手里的烟。突然,他气冲冲地走到棚子旁边,伸手抄起了一只铁锹,又踅回来,几步冲到一堆西瓜旁边,他一手擎起铁锹,手起锹落,一只西瓜被拍得稀巴烂。他气愤地说:“熊娘们!你怎么不去卖?回来叨叨个屁!”

  母亲发怒了,她骂道:“你就是会败坏自己人的能,你去和给你假钱的人算账!窝囊废!你再砸一个我看看!”

  我跑过去抢过爹手里的铁锹,哭道:“爹,爹,别砸了!”爹立在那里,手里拿着沾着西瓜汁的铁锹。

  母亲很快推来车子,拿了篓子,我和母亲把一个个西瓜用手抹干净,把烂叶子摘去,把篓子底用西瓜秧子铺了,把西瓜装在篓子里,装满了再用绳子绑在车子上。装完了所有西瓜,母亲把车袢挂在脖子里,推起车子,对我说:“进屋里拿称,拿袋子!走,咱去马庄卖!”

  马庄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村庄,这边家富人多,去那里卖西瓜真是个好的地方,但是美中不足的是,马庄与我们村子中间有一条干涸的河床,路不好走,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路。

  母亲推着土车子,土车子上有四百多斤西瓜,我走在车子前面牵着绳子,以便拉车子,我不时回头看见母亲累得满头大汗,她脸上的汗水像是一条条小溪在流淌。

  不大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河边。河里没水,但是路并不好走。碗口大的圆石遍布河中,车子怎么走。母亲停下车子,看着一车子西瓜,愁容满面:

  “喊什么喊?慢慢推,你在前面使劲拉车子!来!试试!”母亲又推起了车子,我把绳子搭在肩上,咬紧牙关,拼命地拉,我感到我的牙根因为用力过度都发酸了。我的身子仿佛要接触地面了。车子咯噔咯噔地越过一个个石头往前艰难地前进着。

  不知道是我太用力,还是绳子年久被雨淋糟烂了,绳子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绷断了,我一下子抢在地上,一头扎进前面的石头窝子里。

  我的头“轰”的一声,我的眼睛仿佛要爆炸的感觉,耳朵嗡嗡直响,耳边像是有一窝蜂在飞,头疼要命,像是有无数人拿着小锤子在敲打着我的脑袋。母亲扔了车子,跑过来。

  我用力爬起来,强忍住疼痛没有哭泣。我感觉眼睛看不清楚了,突然我的额头上一阵火热又火辣辣地疼痛,脸上也像是有一只虫子在爬,痒痒的,我用手一抹,手上全是血。

  母亲跑过来把我抱起来,拿出手绢擦去我额头上的血液,她哭了,她拿脸贴着我的脸呜呜地哭,说:“哎哟,造孽啊!俺苦命的孩子!”

  这时,我朦胧的眼睛里看到河边的拐角处走过来一个男人,他坚实的身子像是铁塔一样强壮,他像风一样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我大喊一声:“爹!”

  爹走到车子旁边,拾起车子,像是端了一簸箕粮食一样轻松,他说:“走!拉车子吧!”在爹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把车子推出了河床,到了马庄。

  母亲不好意思地对爹说:“你回去吧!到了!俺娘俩慢慢卖就行!你昨天卖了一天,我不该说你,卖了假钱谁也不愿意!回去吧!”

  这是母亲头一次下乡卖西瓜,她不会叫卖,而在农村,你要是不会叫卖,肯定卖不出去。母亲小心翼翼地喊道:“西瓜喽!西瓜喽!”我忘记了头上的疼痛,也操着自己稚嫩的声音喊:“卖西瓜!卖西瓜喽!”母亲的喊声回荡在我的耳朵边,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母亲说:“昨天还卖五毛哩,这不剩下的了,你给个钱就卖了,你给三毛吧!”年轻女人觉得确实不贵,她就买了两个。她拿着西瓜回家几分钟后,她的孩子就双手托着我们的西瓜出来吃,西瓜瓤红子黑皮薄,小孩吃的津津有味,同村人问他好吃吗?小孩一个劲地点头,嘴在忙着,连说话的工夫都没有。

  一会儿,她又出来了,她手里拿着被切开的西瓜,说怎么没有刚才那个小孩的红啊,一个劲地说不熟。我知道那个老太太就是想来找便宜,这样的人太多了。

  母亲只是说:“她老了,没钱,咱卖不了回家也是送人,与人为善!都想占便宜,那人与人就没法交往了!”

  下午三点钟,我和母亲终于把西瓜都卖完了。我们还留了一个自己吃。我和母亲推着空车子走回家,在半路上,我们坐在树下,用石头磕开了一个西瓜,自己吃。

  现在,让我们把镜头拉远,再远,在夕阳西下,你会看到在干涸的河床的树下有一对母子在吃西瓜……

  我们家足足种过十年西瓜,我对西瓜的生活习性如数家珍,也知道怎么挑好西瓜。我吃过各种各样的西瓜,品尝到它们不同的滋味。但我品尝到的最有滋味的还是父母教给我的做人的道理。

  那一年,我们去种西瓜,我手里端着满满的一盆西瓜种子走在地边上,路不好走,我只顾着看脚下,却忘了手里端的盆子,盆子一斜,一盆子瓜种“哗啦”一下撒了一地。父亲过来就要揍我,母亲却拉住了他。她说:“不要打孩子,我来慢慢捡!”那天,母亲从地上,从石头缝里,从草丛里慢慢地捡,整整捡了一下午才捡完,她的手都因为抠石头缝抠烂了!她只是说:“西瓜种子两毛钱一粒呢!”

  西瓜是需要时常来浇灌的,我们那里山高路远,只好从水库里引水浇地。那次浇地,我拿着一个铁锹负责改水沟子,就是在水到了一畦地的尽头时,我把水沟铲开或是堵住,让水向另一畦水沟流淌。我干得很带劲,晚上回家,发现钥匙丢了,全家人都在门口等着,钥匙一直是我拿着的啊!我喜欢把钥匙挂在脖子里,可能就在低头的时候不小心丢了。父亲又在骂我窝囊废。母亲没有说话,她向邻居家借了一把手电筒,自己去西瓜地里找。我已经绝望了,怎么可能找到,西瓜地又是刚刚浇过的,根本没法踏步。我在地边的小路上看着,我看不见她,只看见一点光在地里慢慢移动,一个小时后,母亲走出来,她浑身是泥,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摸着我的头说:“回家吧!”

  看西瓜一般都是我的活,在农村会有无数的孩子去偷西瓜。我13岁那年的夏天,抓住了几个偷西瓜的小孩。我很生气,正要揍他们时,母亲来了,母亲喝退了我。她走过去对他们说:“我要是把你们偷西瓜的情况告诉你们家里,你们的老子肯定会扒你们的皮!你俩要是答应我以后不偷了,我就不说了,要是再让我逮住一次你试试!快走!”他俩感恩戴德地走了。就在去年,两个中的一个因为偷电缆被局子里抓去判刑五年,现在还没有出来。母亲常说:“人,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人在做,天在看。干伤天害理的事跑不了你!”

  父母身上的坚持、理解、勤劳、善良一直影响着我。当我今天不再去看西瓜,卖西瓜,仍然忘不了的是我的父母。他们是我的第一任老师,也是影响我生命和性格的人。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面对什么人,我始终用这种态度去对待他们,也都换来了别人的信任。是的,众生皆有佛性,我们不应该有分别心。

  这篇文章断断续续,最终还是能够完成,感谢自己内心坚持的力量。文章语言粗糙,乡野气息浓重,但是心灵是绝对真实善良的,写的时候我再次流下泪水。感谢我的坚持,感谢远在家乡的父母亲,感谢各位亲爱的读者。

  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谢谢你,最好的文章,最感人的文章都在这里,一直来哦..举报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莫构时间:2013-06-13 10:11:01会的举报3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封建才子123时间:2013-06-13 11:57:16@莫构 3楼 2013-06-13 10:11:01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博猫游戏,博猫娱乐官网注册
返回列表

OK! JUST DO IT .

做最正确的选择!

有关我们更多服务信息, 请呼叫021-62088887

何 成185 1665 2888 / 张明宇 185 1665 2999



欢迎与我们洽谈合作

博猫娱乐官网设计,包装产业链全线服务商。我们正在积极寻求加盟合作项目 如果您在以下城市:北京 南京 深圳 重庆 香港 台湾 如果您也希望致力于产品包装行业

博猫娱乐官网设计欢迎您来电咨询合作:

18621788899

  • 博猫娱乐官网
  • 网站地图